霸道文学 > 尊上 > 第2575章 无间道

第2575章 无间道

更加可怕的是,玄天仙道的老仙翁布局太极无量,或许不仅仅是屠灭原罪真主,也不仅仅是守护天地大道,而是在图谋大道之首,图谋这天地大道的霸主。

仙道一直都想做真正的大道之首。

在荒古时代大道争锋,仙道棋差一招,最终落败于天道。

荒古之后,虽然仙道号称大道之首,但也只是号称而已,主宰天地本源的依旧是天道。

这一次的原罪浩劫,尽管大道有陨落的危险,天地也有重生的危险,可如果能够守住大道,守住天地的话,那么这天地大道必然会重新洗牌。

这对于仙道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可能是唯一乃至最后的机会,能否问鼎真正的大道之首,就看能否把握住此次机会。

现在看来,玄天仙道的老仙翁似乎并没有隐藏也没有掩饰他们的野心,单从天龙地凤这对同胞兄妹成就太极无量之后以无量尊上自居便足以证明。

古往今来,唯有开创大道的祖师,以及开创时代的先驱,才有资格号称尊上。

最重要的是,在大家的心目当中,一直将开创大道的祖师称之为无量天尊。

无量天尊四个字,既是仙道的祖师,也是佛道,天道等等三千大道的祖师。

现在那对天龙地凤同胞兄妹成就太极无量之后自称无量尊上,其意再也明显不过,他要做这天地之间主宰芸芸众生统御三千大道的绝对霸主。

好家伙。

还真是一山比一山高。

那些个大道老祖不过只是为守护天地大道而布局,可仙道的老仙翁却已经开始布局守住天地大道之后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

大行癫僧心头一怔,当太极无量出现的时候,他开始怀疑古清风可能是无道尊上布的诱饵,命运之书上记载的原罪真主根本不是古清风,而是号称无量尊上的天龙地凤。

现在他才意识到,无量尊上或许也不是命运之书上记载的原罪真主,而是玄天仙道那帮老仙翁图谋大道之主布的局。

大行癫僧没有迟疑,赶紧将自己的内心所想告知古清风,希望古清风不要盲目做决定。

不料话音刚落,就被古清风一句话怼的哑口无言。

“你怎么确定太极无量是玄天仙道布的局,而不是无道尊上布的局呢,或者说你怎么确定,太极无量只是玄天仙道布的局,玄天仙道可以布局一个太极无量,难倒无道尊上不可以在太极无量身上布一个局吗?”

“这……”

大行癫僧张张嘴,欲言又止。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古清风说的话不无道理,至少,让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这时。

古清风又道:“太极无量堪称天地之最,正因为如此,玄天仙道才会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这一点无道尊上不可能不知道,玄天仙道想借助太极无量问鼎大道之主,难倒无道尊上就不可以借助太极无量问鼎原罪之主吗?”

顿了顿,古清风继续说道:“更何况,如果我是玄天仙道的话,我布局太极无量一定会绕过原罪,也会绕过命运,因为只有绕过原罪与命运,问鼎大道之主的希望才会更大。”

“可偏偏现在出现的太极无量,并不仅是纯粹的太极无量,他还是原罪变数,也是应劫定数。”

听完古清风说的话,大行癫僧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骇道:“你的意思是说,玄天仙道那帮老仙翁布局了一个太极无量,本想绕开原罪与命运,恰恰不巧非但没有绕开,反而还被无道尊上与亘古无名洞察出他们的意图,所以,无道尊上在太极无量身上布了一个原罪变数,亘古无名在太极无量身上布了一个应劫定数。”

“这么说,玄天仙道想借助太极无量问鼎大道之主,无道尊上想借助太极无量问鼎原罪之主,而亘古无名则想借助太极无量屠灭原罪真主?”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这一回古清风便坐实了为太极无量背了一辈子的黑锅。

只是转念一想,大行癫僧又觉得不对劲儿,道:“等等!不对!不对劲儿!”

“哪里不对?”

“古小子,你仔细想想,如果你真是无道尊上布置的诱饵,你的存在就不仅仅是原罪变数了,一定还是应劫定数,虽说很多大道老祖都在你身上布局,可与亘古无名相比,那些大道老祖的威胁根本不值一提,既然你是诱饵,为何没有亘古无名布的应劫定数之局呢?”

“还有,如果太极无量才是命运之书上记载的原罪真主,那他不可能既是原罪变数,又是应劫定数。”

古清风回应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或许亘古无名洞察出我的存在只是一个诱饵,所以,人家压根就懒得在我身上布局,直接在太极无量这位真正的原罪真主上布局。”

“这……”

大行癫僧狠狠挠着光秃秃的脑袋,说道:“不对!不对!绝对不是这样,无道尊上是何许人也,那可是屠灭大道,开启无道时代的主儿,他布的局,岂会让亘古无名随随便便洞察出来?”

开元棋牌能不能刷“很可能你小子就是命运之书上记载的原罪真主,只不过无道尊上玩了一招高明的无间道,让亘古无名误以为你是诱饵,与此同时,无道尊上又在太极无量身上布局,让亘古无名误以为太极无量才是命运之书记载的原罪真主,这样以来,就可以骗过亘古无名,骗过了亘古无名也就骗过了因果命运,骗过了因果无名,那么这古今天地其他存在几乎很难阻止你问鼎原罪真主。”

刚才古清风一句话怼的大行癫僧哑口无言,现在大行癫僧一番话,又叫古清风哑口无言。

尽管他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大行癫僧这番话说的有几分道理。

他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不对!不对!”

不知大行癫僧又意识到了什么,不停的摇头,抓着脑袋,自言自语道:“老衲现在是越想越糊涂了,这里面的水太深了,布的局也太乱了,各种无间之局,简直……他娘的……乱成了一锅粥!”